2018-08-12 11:40

蹲连站岗记

下一篇:没有了 上一篇:湖南湘潭回应“三名环保志愿者在洗砂场被殴打
蹲连站岗记

蹲连站岗记

“交接岗!验枪验弹!换岗!”一连串干净有力的口令和动作之后,我向上一班执勤岗哨敬礼,然后转体、跨立。从这一刻起,我正式担负起在仓库大门站岗执勤120分钟的光荣职责。

现在是早晨8点钟,天很是清爽,远处是透彻的蓝,蓝上面的云层是一团团散淡的白,道路两旁的绿树从尽头一直铺到跟前,蓝白绿的搭配美得让人猝不及防,就算隔着岗亭的玻璃依旧能感受到这四处奔放的生机勃发。玻璃上映着我淡淡的身影,映着我迷彩服衣领上首次佩戴的列兵军衔。

是的,我正在贵州大山深处的某仓库当兵蹲连。

这是我入伍八年来第一次站大门岗。上大学时在桂林参加集训,每个班都要轮流在连队站夜岗;毕业分配到单位后,要先在连队体验生活,我依旧是站连队夜岗;去石家庄参加业务培训,我在连值日的岗位上看过了艳阳高照、大雪纷飞,经历了湿汗涔涔的夜、寒冷刺骨的夜。后来我回到单位,就再没有站过岗了,如今算来,距离最后一次站连队岗哨也已是六年有余。

我在心里默记着班长这两天给我讲的岗前培训要点,给自己定下了出色完成任务的小目标。由于时间尚早,门前少有车辆经过,只有附近的村民偶尔荷锄牵牛悠悠走向山脚。时间就这么不声不响地流逝着……

突然,门前有一台地方车停在警戒线外不走了。几秒钟内,我的脑中推演了许多脚本:车子为什么停在那里?车内乘客是想干什么?如果突然后面来车,追尾怎么办……我正准备按响扩音器示意车辆离开,带班员已经按下了。司机听到声音后摇下车窗大声说:“不好意思,车子有点故障,马上就走。”然后车辆就启动离开了。

原来是我内心的戏太多了。车辆轧在石子路上沉闷的声音逐渐走远,卷起的灰尘在阳光中无依无靠地飘荡。喔,太阳出来了。不一会儿,金黄的光线从路面爬上了岗亭,我在玻璃上的影子更清晰了。仔细一看,毛孔粗大、肤色偏黑,钢盔下的脸昭示着我确实是在一路不回头地奔向中年。

风也起了。道路两旁高大的杨树上下舞动着阔叶,它们在阳光中翻飞明灭的样子像极了夕阳下波光粼粼的湖面。不管眼前的景观怎么样,我和其他两位战友就这么静静地在哨位上看着。

这种淡定的状态和仓库其他岗位的人员其实是一样的。我几天前和保管员去查库,经过一段楼梯,走了一半我问了句:“班长,你有没有数过这段楼梯有几个台阶?”班长用川普回答:“没得,没得,天天都要走,哪里会去数。”工作完成后,我们又经过了这段楼梯。我自己数着步子走到顶上,然后告诉班长说有37个台阶。他呵呵一笑,“真的吗?有意思,那一年算下来也是好大的一个数字,退伍时候可以记下来做纪念嘛。”

在大山里,虽然说已经不是“白天兵看兵、晚上数星星”那么清苦,但在这里看山守库的多数时间也是在重复中度过。为了符合安全要求,库区要打草,春夏季节草木生长快,经常是打完东边西边长、打完西边东边长;任务重时,收发物资可以持续几天几夜,全库官兵都要动起来轮班倒;周末外出,新兵欢呼雀跃终于可以出去透透气,老兵一脸淡定地看着他们,满脸写着“等你们待久了就不会想出去了”。

聊天时,很多人都说当时是看了军事影视剧中的旌旗猎猎、铁流滚滚才入伍的,以为所有部队都是操枪弄炮、驰骋沙场的,没想到仓库的日常与想象中的军旅生活有如此的反差。但现在他们也明白了,像守卫仓库这样默默奉献的岗位,在整个部队中都有着不可取代的价值和意义。

“早起的鸟儿有虫吃”,岗亭周边的虫子声、鸟叫声就没停过。这一个多小时中,远处的高铁来来回回经过了几趟,我也不再想去数了,因为站久了胳膊和腿还真是有点发酸。我瞥了一眼电动门上的时间,还有20分钟。那就继续站吧,我给自己内心鼓了把劲,用力挺起了刚刚有些松垮的腰背。

“交接岗!验枪验弹!换岗!”带班员喊起了熟悉的口令,这也意味着我完成了任务。脱下勤务装备后我发现,身上的迷彩服早已被汗水闷得透湿。

和我一起站岗的班长笑着问我:“怎么样,累不累?”我把嘴里的凉白开咽下:“还好,正常工作嘛。”

班长说:“那好,我们休息一会儿。下一项任务,和班里其他同志会合,开始日常警卫训练。”

田东方、特约记者 黄 翊推荐